33 「洞察力」與強迫服藥

精神健康體制有時會不顧患者的意願強迫他們吃精神科藥物,認為患者沒有「洞察力」或「分析力」insight),如果不吃藥的話,就會傷害自己、傷害其他人、不能照顧自己,又或判斷他們無能。實際上,甚麼「見識」和「傷害自己傷害他人」的話,意思模糊和主觀,視乎醫生和醫療機構的態度,甚至是家長覺得甚麼是最好。你的意見和其他人有衝突,或者你的行為其他人不懂得如何控制,都會引致被強迫服藥,對於工作量過高而從來沒有學過其他支援的員工,強迫往往是最方便的方法。有時,患者只是大叫,就會被強迫吃藥;有時是因為患者「自我傷害」自己(但通常都不是想自殺)。生理理論以「有需要服藥」來解釋強迫服藥,而在一些法庭案件,「欠缺見識」(insight)等同你不同意精神科醫生認為你有病並需要吃藥。
精神科治療遺留下暴力和虐待的問題。在病人權益運動和精神科生還者運動的壓力下,法律終於承認強迫服藥帶來的傷害,也已經有法律保障,要求應用侵略性最低、傷害最少的治療方案。但是,這些法律保障很少全面執行。
強迫服藥和接受治療往往造成創傷,令事情更惡劣和無助,也侵犯了最基本的人權──維護自己思想、意識和本性完整的權利。因為某些「風險」而強迫吃藥或關禁他人的做法,等同於當局認為他們將會犯法而先懲罰他們。有些患者也許會覺得強迫入院和服藥對自己有用,但虐待和侵犯人權的危害太大了,尤其是有其他有效且自願的方法,只是沒有嘗試應用。我們需要其他可能性而是在這個「強迫/甚麼都沒有」的陷阱之中。
有時,其他人似乎沒有「見識」或沒有看到自己的問題,但這是個人判斷,不能基於這個判斷把精神失常這個標籤掛在別人身上,從而剝奪他們的基本權利。如果有人確實陷入困境而做了壞選擇,那他們也應該像其他人一樣,享有從錯誤中學習的權利,而一般人認為的「自毀行為」,也許對一些需要面對艱難處境的人來說,這是他們所能掌握的最佳應對方法。強迫治療造成的傷害,可能比「自毀行為」更大。一些被視為「欠缺見識」的情況有:靈異意識、非主流信仰、與家裡虐待者的衝突、對創傷的反應等。這些都應該得到聆聽,而不是被劃成病態。

 

這樣說並不表示他們不需要幫助,但應該建基於當事人自己的定義,而不是由旁人為他們決定需要甚麼幫助。旁觀者也許覺得自殘、自殺思想或者吃消閒性藥物是最需要解決的問題,但當事人可能認為最需要幫忙解決的是居住問題、虐待她的男朋友、或獲得護理服務。這意味著我們需要一個建基於自願服務、慈悲和耐性的精神健康體制,而不要強迫、控制和父權意識的產物。這個也意味著我們需要社區肩負更多互相照顧的責任。
如果有人不能表達自己的需要,他們就需要一些能夠接駁瘋癲和「正常」世界的支持者、協助者和倡導者。強迫服藥往往以病人利益為由,因此很多倡導者建議訂立「事前指引」,在危機出現前說清楚他們想要甚麼,不想要甚麼。事前指引想等於生人的遺囑,指示其他人在你碰到危機時,他們要做甚麼、聯絡誰、你想要的治療,包括當你無法和別人溝通時,讓你自己一個。事前指引並沒有法律約束力(今後可能通過行動倡導而改變),但有時也會發揮一定的作用,影響當事人的治療方法。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