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誰的錯?

──你自己?你的生理搆造?

抑或兩者都不是?

如果生理構造和腦部化學功能並不是焦慮、幻聽、自殺傾向或其他困擾(distress)的元凶,那是否意味你自己要上責任?這是一個非此即彼的情況嗎?
如果你最後還得怪責自己懶惰、脆弱或假裝的話,那麼被診斷為精神失常並接受治療可以令你舒一口氣。當大家都沒有正視你的痛苦,醫生決定會令你覺得解脫。選擇戒藥似乎是一個錯誤信息,因它意味着你並不一定需要協助,你受的苦並不是那麼嚴重。
這個非此即彼的不公平陷阱把大家困在精神衛生制度裡頭。藥廠的廣告正就是從這個兩難處境獲利:如果是這麼痛苦,你需要藥物;若非如此,這是你個人的問題。戒藥和挑戰關於失常和疾病的醫療模式,就是要教育自己和你身邊的人跳出這個狹窄的看法。
每個人都有需要幫助和感到無力的時候。我們需要學習怎樣平衡個人責任和尋求幫助。你不必怪責自己的腦袋來讓自己得到關懷。
由於醫療科學對瘋癲和極端狀態的定義並沒有一致的說法,這就由我們每個人依照自己的情況去理解自己的經驗。這本小冊子引述的資料以及其他類似的紮實研究,都是主流信息的有力反證。比如說,英國心理學會(British Psychological Society)就提出,根本上有些人「受困擾影響的程度」就比其他人低。「聽見心聲運動(The Hearing Voice Movement)就鼓勵大家向不尋常的經驗學習,而不是簡單把他們視為無聊的,需要整治的病徵(symptom)。我們可以用很多不同的方法去理解瘋狂,例如創傷/傷害靈性醒覺敏感環境造成的病患家庭的不穩定整全的健康問題文化差異,或壓抑的結果。有些社會甚至能接受其他社會覺得是不正常的行為。
如果別人問起你的瘋狂,你自己是可以選擇如何去解釋的,諸如說「我是創傷的遺族,「我穿越極端的精神狀態,「我和其他人不一樣,我還在理解自己──甚至以無言以對。與同路人結連起來,互相分享經驗吧。在探索自己的過程中,同路人互助小組或是網絡上遙遠的支持者都是非常關鍵的。
無論你服藥與否,你的痛苦是真實的。感覺虛弱或需要幫助並不代表你就是軟弱/崩壞或被動的生理病患。我們可以用不同的方法去解釋這一切,例如創傷,敏感,靈性──這些解釋都是同樣力的。而接受幫助並不代表不正常,就算你不以「精神病或「情緒病的思維理解自己,你都可以接受別人的幫助。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