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精神科藥物可以糾正身體的化學功能嗎?

人們都說精神失常的原因是腦部化學功能「不正常」或「失衡」,而且是遺傳基因造成,而精神科藥物可以通過糾正這種先天的腦部化學功能失衡而起治療作用。但是,這種說法從來沒有經過科學驗證。相信這些說法會加強一種作為生理上的受害者而無助感覺, 也讓人們覺得除了藥別無其他可能的選擇。
過去幾十年的研究耗用了不少精力,以及數以億美元計的費用,卻仍然未能得出可靠、一致的證據,證明精神失常與先天的化學功能失衡,基因構成或不正常腦部功能有必然關係。藥廠廣告上不容易看得到的細小字體,也都只是說病情「相信是」或「認為是」化學功能失衡引起,而沒有提出絕對的結論。就算是基因理論,現今也不再談基因「藍圖」或因果關係,而提出在各人不同經驗的情況下,基因與環境所作出的複雜互動。
至今為止,並沒有一致的研究結果證實神經傳遞物質(neurotransmitter)的多寡導致任何一種精神失常。甚麼才算是「正常」腦部化學功能,也從來沒有一個基線,也沒有驗尿、驗血等用來檢測精神失常的身體檢查方法。腦部掃描並未能一致的分辨出「正常」人和「有精神問題」的人(但精神藥物能引致腦部功能改變,這些改變在腦部掃描可以呈現出來)。三個有相同精神問題的人可能有完全不同的腦部化學功能,而和他們有相近腦部化學功能的人,亦可能不會有任何精神問題。西方醫學並沒有找出任何生理原因足以像肺結核、唐氏綜合症或糖尿病等描述致病的生理過程。
 
那基因呢?家庭遺傳在心理診斷上似乎是理所當然,但不要忽略兒童所受的家庭暴力和貧窮都同樣會出現在同一家庭,這些因素又是否計算在內呢?基於共同成長的環境,不同的期望、創傷,甚至跨代貧窮,家族史除了基因遺傳,還有其他各種影響。一些硏究顯示雙包胎有病同診斷的機會較高,但這些硏究通常有誤和言過其實。雖然父母都知道嬰孩出生時就有着不同的脾性,但瘋癲和情緒壓力也有不少部份是後天構成的,一些如敏感性和創造力等個人特質就是經過很複雜的社會經驗──包括創傷和壓迫──所形成。即使是人頪基因排序都未能剖析精神病的成因,我們又怎能貿然斷定基因遺傳精神病的可能?
事實上,對基因、行為和腦部的認識越多,三者之間的關係顯得越複雜,。基因理論現今也不再從基因或因果關係,而強調基因與環境所作出的複雜互動。簡單應用基因遺傳學來解釋廣泛的人頪行為,是朝向已被摒棄的、倒退的社會進化論和優生物學等理念,這最終只會把一些人描繪成低人一等、有缺憾,甚至劃清為「不完全」的人。
我們的腦袋和身體承載着各種情結、思想或經歴,可能是心理上的表現,但在社會、思考和學習的干預下,要確立因果關係是不可能的。以壓力作為例子,壓力是與大腦的化學物質有關,但一個人能在壓力下拙壯成長,同時另一邊廂也大傷元氣吧!新派科學「神經可塑性」指出腦部是在不停成長,不停改變的;舉個例子,心理治療能夠重組大腦結構,硏究人員亦發現,紐約市的的士司機有關記憶地圖的大腦區域比常人為大。如果學習能如此深刻地影響着大腦運作,那我們亦不應該像以前那樣迷信「天生的生理斷定一切」吧!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